长沙正规代孕公司

专业的网站,值得信任!
代姐怀代孕小姨妹夺爱未果反成仇_
来源:http://daiyuncs.com  日期:2019-06-05

  这是发生在重庆市万州区一对亲姐妹之间发人深思的故事。姐姐因为婚后不孕,一直暗恋姐夫的妹妹便自愿替姐孕子。谁料三年后,姐姐医治好了不孕症,并为丈夫怀上了孩子。妹妹见难以挽留姐夫,便与姐夫签订了索赔20万元“青春损失费”的协议,以此解除同姐夫的非法同居关系。后因该合同不能兑现,妹妹一怒之下将姐夫告到法院,然而法官认为该合同“不合法”,妹妹便反目成仇,拔刀刺杀姐夫。

  2007年11月1日,笔者采访了相关当事人。于是,隐藏在姐姐、妹妹和姐夫三人之间,并在当地被传得沸沸扬扬的离奇故事浮出了水面。

  爱上姐夫

  丁其林,家住重庆市万州区,2000年研究生毕业后,被聘到万州区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工作。由于工作得力,次年他就被提拔为公司项目部副经理,同年,他经人介绍结识了李明惠。

  1977年出生的李明惠,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,在万州区一所中学任语文教师。李明惠虽小丁其林5岁,但他俩很谈得来,2002年初,李明惠经父母同意,将丁其林领回了家。见丁其林英俊聪明、稳重斯文,李家父母极其满意,李明惠的妹妹李明芳,也围着丁其林问这问那。

  李明芳小姐姐3岁,性格活泼大方,她从见上丁其林的第一眼起,就喜欢上了这个比他大8岁的成熟男子,面对李明芳所表现的过分热情,丁其林虽内心感激,但也有意回避。

  然而,丁其林越是回避李明芳,她越是想接近他,每当见到他与姐姐亲热说笑,她心里就不舒服,便暗地里与姐姐争风,一有机会就缠着丁其林。

  4月的一天,感觉出李明芳在向自己展开爱情攻势的丁其林,用玩笑的口吻对李明惠说:“我发现你妹妹对我有意思,你可得当心哟!”李明惠不以为然地说;“你别误解了我妹妹对你的热情,她说话常常是有口无心。”

  2002年“五一”,丁其林与李明惠姐妹一起出去吃饭,在回家的路上,喝多了酒的李明芳在出租车转弯时,倒在了丁其林的怀里,她说:“姐夫,你难道不知道,我一直喜欢你吗?”

 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李明惠,听到妹妹酒后吐出的真言,心里猛地一惊,她万万没想到丁其林说的竟是真的,车到楼前,李明惠与丁其林将妹妹搀扶上了楼,送丁其林到楼下时,李明惠问:“你喜欢我妹妹吗?如果喜欢,我就成全你们。”

  丁其林赶紧申辩:“这不是笑话吗,我是真心爱你的!”李明惠相信丁其林说的话,他们约定以后相聚,尽量不在家里。李明芳见丁其林很少来家里,便去他的单位找他,丁其林不得不闻风而躲。

  中秋节,丁其林给李明惠的父母送节礼。他进门时,家中只有李明芳,她一见到丁其林,就像久别重逢的情侣,一下子环抱着他的脖子,说:“其林,我爱你!求你不要躲避我了。”

  丁其林赶紧说,“快松手,这怎么能行?”李明芳哀求道:“这有什么不行?你是自由人。”这时,与父母上街买菜提前回家的李明惠,见到了她不愿见到的一幕,气愤地道:“小妹,你怎么能这样?”

  李明芳没想到姐姐会提前回家,下意识地松开手,倔强地说:“他有重新选择的权利,为什么不能这样?”www.5aigushi.com丁其林放下手中的礼物,怕姐妹俩闹起来不好看,赶紧打圆场,他对李明芳说:“其实,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。如果我有什么地方让你误解了,请你原谅。”因怕闹得不愉快,丁其林赶紧向李明惠告辞。

  目送丁其林出门后,李明芳委屈地对姐姐说:“这次就算我求你,把丁其林让给我,我喜欢他!”李明惠没想到妹妹真的不顾亲情地与她叫板了,便伤感地说:“我什么都能答应你,惟有这事不能。天下好男人多得是,你为什么要夺你姐的爱人呢?再说,他并不爱你……”

  李明芳不甘示弱地道:“他最终会爱上我,不信你走着瞧!”姐妹俩争吵起来,直到父母回家也没停,当父母得知姐妹俩争吵的缘由时,两老严厉地训斥了小女儿。结果,姐妹俩反目成仇先后搬出了父母家。

  不孕风波

  2003年元旦,丁其林与李明惠举行了隆重的婚礼,婚礼前,丁其林与李明惠一起去请李明芳参加他俩的婚礼。当晚,李明芳拉着姐姐的手诚恳地道歉。从此,姐妹俩和好如初,而且姐姐开始四处托人给妹妹介绍对象。然而,令李明惠不解的是,许多条件不错的儿子与李明芳相处不了几天,她就会跟对方说再见。李明惠哪里知道,在小妹的心目中,只有姐夫才是最好的男人。

  丁其林与李明惠婚后的日子幸福美满。不过,他内心也有缺憾,和大多数男人一样,心急的他也想尽快当爸爸。但他十分不解,结婚一年多了,为什么妻子没怀孕呢?

  2004年春节,丁其林向李明惠提出想要个孩子,然而,妻子却说要做丁克家庭。她说这样,就可以把全部的爱用在他的身上。丁其林听了不免有些恼火,他恼火的次数多了,李明惠又觉得对不起丈夫。

  这天晚上,李明惠依偎在丈夫的怀里,说她感觉身体可能有问题,好端端的,经常冒虚汗,而且腰经常是酸酸的,丁其林一听这话,内疚自己的粗心,主动提出陪妻子去医院检查。

  丁其林送妻子到三峡医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,结果查出李明惠患有一种较严重的妇科病,有可能终身不孕。

  得知检查结果后,丁其林一下子惊呆了,这时他才明白李明惠不要孩子的缘由,他有种受欺骗的感觉,并对妻子产生了怨恨,李明惠更是长吁短叹,泪水涟涟。

  从此,丁其林对妻子开始冷淡起来。李明惠内心虽觉委屈,但想到这些都是因为自己所引起,所以委曲求全,并力图在生活上给丈夫更多的体贴。丁其林每日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的生活。

  见妻子每日下班回家无怨无悔地侍候着自己,丁其林感觉对妻子有点过分,有时就给妻子当当帮手。尽管如此,他内心对妻子的感觉还是不如从前。

  2004年7月,丁其林与妻子一起去岳父家吃饭。高兴之余,李母跟女婿扯起了孩子的事,说:“其林呀,你与明惠也该要个孩子了吧?”

  丁其林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,李明惠将母亲的话接了过去,往别处引,然而李母依然接着往下说。见丁其林脸色变了,李明惠只好打断母亲的话:“妈,你就别瞎操心了,啊!”李母以为问题出在丁其林的身上,又见他在那里喝闷酒,只好把话打住。

  临离开家时,李明惠见丁其林喝多了酒,伸手扶他,被丁其林一把推开。李明芳见状赶紧搀扶,并将丁其明送到楼下,她拦了一辆出租车,将丁其明扶进车里后,责备他不该那样对她姐,心有怨气的丁其林说:“是你姐不能生孩子,怎能怪我?”李明芳惊诧地问,“我姐不能生孩子?”丁其林大概意识到失言了,倒在车里没言语。李明芳让司机等一等,她去叫她姐。

  李明芳回到家门口,见母亲和姐 姐站在那里落泪。她好奇地问:“姐,你不能生孩子?”李明惠警觉地望着李明芳,警告道:“我的事,你别搀和!”当她匆匆赶到楼下时,发现丈夫已经走了。

  第二天,李明芳来到丁其林的办公室,说:“你是不是想放弃我姐?”丁其林笑道,“你误会了,我从来就没想离开你姐,我只是想要个孩子,”李明芳对丁其林那份强压心底的爱,此时猛地疯长出来,说:“不就是要个孩子吗,我给你们生。”

  李明芳的话,让丁其林不敢相信。他怔怔地看了李明芳一会,说:“别拿你姐夫开涮,忙你的去吧。”李明芳一把抱住丁其林,动情地说:“其林,你难道真的不知道我一直深深地爱着你吗?这真是天助我也,正好给我这个爱你的机会。”

  丁其林赶紧摇头,说:“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你真要这么做,得先与你姐商量。”李明芳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说,晚上她请他吃饭。

  姐姐怀孕

  当晚,李明芳与丁其林来到当地有名的金顶西餐厅,丁其林很早就从李明芳的举止言谈里,感觉到她与她姐含蓄性格完全相反的野性。他以前拒绝李明芳,只是因为他更喜欢妻子的含蓄美,但是现在不同了,他觉得妻子欠他的。

  尽管如此,丁其林还是不敢贸然接受这份“爱”,他怀疑地问:“你真的愿意为我们生孩子,并且没有别的要求?”李明芳把弄着手中的酒杯,说:“我是认真的,既为你,也为我姐。”一听这话,丁其林欣喜异常。

  饭后,丁其林将李明芳送到她租住的房前,亲了亲拥着他的李明芳,说:“不早了,你进屋休息吧。”李明芳紧紧地抱着他,不让他走。犹豫再三的丁其林,最终还是和李明芳一起进了屋。

  丁其林与李明芳秘密接触了一年多,李明惠竟没有发现,她只是把丈夫对自己的冷淡归咎于自己不能生孩子,并默默地忍受着,转眼到了2005年9月10日,她忘记了这天是教师节,到了学校,她才知道今天休息。

  李明惠去超市买了些菜,便回了家,她进屋换鞋时,隐约听到卧室里有人说话,www.5aigushi.com赶紧奔到了房门口,当她从门缝里听到丁其林和一个女人的声音时,她浑身的血液直往头上涌,忍不住“咚,咚”敲门。

  让李明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跟在丁其林身后的,竟是曾被她猜想而又否定的妹妹。李明芳看见浑身气得发抖的姐姐怒视着自己,低头叫了一声“姐”,李明惠吼道:“我不是你姐!你还有脸叫我姐?”

  李明芳申辩说,“我只是想帮你生一个孩子,”丁其林推说有事想蹓走。被李明惠挡住了。她说:“你必须说清楚今天的事,”丁其林哀求地说:“明芳不是说了吗,她只是想为我们生一个孩子。要怪你就怪我吧。”

  回过神来的李明芳,见姐姐没有阻止丁其林出门,而且哭得痛不欲生,上前劝道:“姐,你别太伤心……”李明惠抬起头愤然打了李明芳一耳光。吼道:“我不是你姐,你给我滚!”李明芳捂着脸哭诉道:“姐,我为你们生孩子是真心的。生下孩子后,我就离开姐夫。离开这个城市。”

  李明惠不想与一意孤行的妹妹理论,她挥了挥手让她走,李明惠知道自己不可能阻止住丁其林与妹妹的婚外情,她索性忍辱负重,全力医治自己的不孕症。她先后去了北京、广州、上海、武汉的大医院,找知名专家就诊,内心有愧的丁其林,在经济上给予了她全力的支持。

  妻子的治病,让丁其林想到与李明芳相好一年多了,李明芳怎么也不怀孕呢?2005年12月,丁其林陪李明芳偷偷地去外地一家医院检查。医生告诉他们,没有问题,需要耐心等待。

  然而,丁其林对李明芳越来越缺乏耐心。因为他很难容忍她身上暴露出的越来越多的缺点,她不仅心胸狭窄、自私和偏执,而且还与好多的异性朋友打得火热,她甚至可以躺在他的怀里与别的男人电话聊天。

  面对丁其林的不满,李明芳不屑地说,当初对他发起爱情攻势,是因为没有得到他,现在没新鲜感了,自尊受到伤害的丁其林与李明芳大吵了一场,从此,他很少再与李明芳在一起,在家中陪妻子的时间逐渐多了。

  李明惠在两年多的时间里,从没停止过治疗,她始终坚信自己的病一定能够治好,2007年7月27日,李明惠清晨醒来觉得身体不舒服,但想起两位同事求她代课的事,她硬撑着爬了起来,洗漱时,她胃里突然涌起阵阵酸水……当天课间休息时,她再次发作。

  起初,李明惠开始怀疑是吃中草药产生的副作用,赶紧请假上妇幼保健院检查,医生看了化验单,高兴地告诉她:“恭喜你,要做妈妈了。”李明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惊讶地问:“医生,你说什么?”医生将化验单摆在她面前,说:“你看看,你看看,这化验单还有假?”

  李明惠双手颤抖着拿起化验单,一下子扑在医生大姐的怀里号啕大哭,医生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李明惠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笑了,说:“不好意思,我这是因为太高兴了。”

  反目成仇

  当丁其林得知妻子确实怀上孩子后。他激动得一下子抱起妻子,连声地对她说对不起。李明惠满腹的委屈一下子变成满脸的泪水滚落下来,

  8月22日,李明芳得知姐姐怀孕的消息,马上找到丁其林问他怎么办?丁其林不解地问她,什么怎么办?李明芳愤愤地道:“我跟了你三年,把最美好的时光都给了你,你总不能甩下我不管了吧?”

  丁其林没想到李明芳会说出这种话,说:“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呀?”李明芳蛮横地说,“当初是当初,现在是现在,你得补偿我的青春损失。”丁其林问她要多少钱,李明芳说:“20万。”

  这几年,丁其林在公司承揽建筑工程,虽然积攒了一些钱,但20万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,他想。李明芳与自己相好了三年,应该得到一些补偿,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她下手这么狠。看她这架势,他知道不答应她不会善罢甘休,只好点头同意,李明芳边说立字为凭,边从手提包里拿出两份打印好的《协议书》交给他。

  见李明芳有备而来,丁其林不禁苦笑着摇摇头。《协议书》上写道:“自2004年开始,甲方和乙方同居,乙方把自己的宝贵青春白白献给了甲方。在分手之际,甲方一次性付给乙方现金20万元人民币,作为乙方的青春补偿费。自此两人互不相欠,互不来往。www.5aigushi.com立此字据为证,双方不得反悔。本协议自双方签字之日生效。” 丁其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在《协议书》下方的甲方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并答应半月内就把钱如数给她,然而“协议”签了没几天,丁其林负责的一栋房子发生了重大责任事故,他拿出了全部的积蓄,并筹借了十几万元债,才将事故所造成的几十万元损失填平,最后,他还被公司停职检查。

  得知丁其林出事后,李明芳来到姐姐的家,当着姐姐的面向丁其林讨要那20万元钱。当李明惠从李明芳口中得知,妹妹是在向丁其林索要“青春损失费”时,她怒不可遏地警告妹妹,不会给她一角钱,并从此断绝姐妹关系。

  李明芳威胁道,20万元的“青春,损失费”少一分,她就与丁其林法庭上见。从姐姐家出来,李明芳越想越气,自己陪姐夫三年,虽然“代姐生子”不成,但毕竟耗费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时光。如今不仅没得到丁其明的心,而且他们还想赖账,这万万没门!

  9月30日,李明芳找到万州区法院。法官听了她的叙述后告诉她,她代姐怀孕,与姐夫非法同居三年违背了《婚姻法》“夫妻应当互相忠实、互相尊重,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”的条款,违反了社会公德,败坏了社会风气,因此,她和丁其明所签的20万元“青春损失费”协议是不受法律保护的。

  李明芳这才知道,她与丁其林签订的这张协议是无效的。她越想越想不通,决定与丁其林同归于尽。10月9日下午,李明芳在一家餐厅自怨自怜地喝了不少酒,然后,手持一把水果刀来到姐姐家的楼下等候丁其林。

  下午5时许,丁其林从外面回来,李明芳突然冲上去,对准他的腹部便刺。丁其林赶紧向旁边一闪,然而,李明芳的刀还是刺伤了他的左腰部。

  丁其林受伤后,本能地抓住李明芳握刀的手,并将她按倒在地,当地派出所民警接到好心人的报警电话后,很快赶到了现场,民警们见丁其林的下半身都是血,赶紧将他送往医院,并把李明芳带到了派出所。

  李明惠尽管恨自己的妹妹一而再、再而三地伤害自己,但她还是念着姐妹之情,求丈夫不要追究妹妹的刑事责任,在她的劝说下,丁其林强忍着伤口的疼痛与妻子一起来到了派出所。当李明芳见怀孕的姐姐和受伤的姐夫一起来保释她时,不禁失声痛哭,追悔莫及。

  • 友情链接():
  • Copyright © 2004-2025 长沙正规代孕公司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